黄金城线上玩 > 风采 > 英雄风采

爬过泥潭 躲过滑坡 他们救出28条生命

2018-09-07 15:22 来源:中国应急管理报 打印 字体:【

92日,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县猛硐乡因遭受强降雨袭击,引发严重洪涝及泥石流灾害,导致山体滑坡50余处。麻栗坡消防大队接到报警称,有21名矿工被困在猛硐乡的一座矿山里,情况万分危急。

麻栗坡消防大队及时组织两车10人赶赴救援。当他们到达猛硐乡政府所在地的时候发现,情况远比他们想象的严重,到处都是塌方、洪流,电力通信全部中断。

道路电力通信全中断

战士们面临死亡威胁

“到了黄瓜坡,我们看到一个特别大的泥潭,塌方量很大,往前走一路都是泥泞。突然,我们一名队员掉进了泥潭,泥都到他胸口这里了,我们就拼命把他拉出来。”麻栗坡消防大队指导员邰邦彬回忆当时的场景心有余悸。

为了避免陷入更深的泥潭,甚至牺牲生命,救援队即刻改变前进思路。麻栗坡消防大队教导员张继升对队员们说:“就像游泳一样爬着过去。”他第一个爬了过去,紧接着第二个、第三个。在轮到邰邦彬的时候,由于负重前进,他突然陷进了泥潭。

“教导员把绳索扔给我,抓着绳子使劲拉,我也使尽了全身力气爬,爬出泥潭时我已经动不了了。”邰邦彬说。

此刻依然大雨如注,洪水携带着石块杂物冲刷着路基,松软的泥土随时都有垮塌的危险。

“赶紧走!再不走,上面真的要塌了!”观察员喊道。

“我们冲过了泥潭,我听到后面有‘哐啷哐啷’的声音,转身一看,眼前一片泥土全塌下来了!就十几秒的时间!”

此刻天完全黑了,大雨仍在继续下,滑坡、泥石流灾害不时发生。由于道路中断、电力中断、通信中断,救援队携带的卫星电话电力已经耗尽,整个队伍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,黑暗和死亡如影随形。

面对困难是进还是退

党小组会坚定了决心

救援队无法和指挥部取得联系,于是撤回黄瓜坡商量对策,稍作休整。

张继升说:“我们开个会吧,所有的党员过来。”

5名党员就在那里临时开了一次党小组会。张继升对党员们说:“今天唯一的一个议题就是——进还是退?”

他接着说:“那我先举手表态,我进!谁如果想退出的话,可以在原地等我。”没等他说完,所有人都举手了。

一次临时的党小组会议,一个毅然决然的决定,让这支队伍坚定了继续挺进的信心。

第二天,天蒙蒙亮,救援队伍继续向矿山挺进,路上的暗坑不时威胁队员的生命。

突然,队员段振扬掉入了泥潭,泥浆没过他的下巴。“当时我们都吓坏了,大家竭尽全力地拉他,在那个泥潭里挣扎了一两个小时才把他拽出来。所有人都没有力气了。”邰邦彬说。

段振扬被救出来后,两眼发直,脸发黑,任凭战友们怎么呼叫,他就是不答应。战友们把他拖到一个小水沟边呼喊他,10分钟后,段振扬才慢慢缓过来,微弱地说了一句话:“指导员,我怕土!”

即使是这样,段振扬还是立刻调整了自己,爬起来和大家继续前进。

当救援队走到一个三岔路口时,遇到了从马关县方向过来的群众。救援队帮助他们越过泥潭,并给群众分发随身携带的食物,让他们补充体力。在交流中得知,附近有一个养鸡场和矿山,受灾严重。

搜救队决定兵分三路。第一路继续前往矿区解救被困矿工,第二路前往养鸡场解救被困老人,第三路留守原地照顾5名群众。

“我们和后方已经没有联系,进无可进,退无可退。进还有一线生机,我们还有任务要完成,我们的使命是什么一定要记住!”张继升对队员们说。

鞋丢了脚磨出水泡

不影响救援的进程

张继升带领第一救援小队前往矿区,邰邦彬和副中队长番能启前往养鸡场。

“去养鸡场的路上,塌方泥石流随时发生,1公里的路走了2个多小时。我们看到树枝,甚至一根草就拉着,那个时候真的就是救命稻草。”邰邦彬说。二人连走带爬好不容易到了养鸡场,发现泥把养鸡场包围了,门打不开。困在木屋的2名老人危在旦夕。邰邦彬、番能启手脚并用,将门推开一条缝隙,侧身进到木屋内,背起老人后迅速离开。

向留守地集中的时候,道路泥泞,老人动作迟缓僵硬,想越过泥潭更是难上加难。

“我们趴在地上让老人踩在我们的身上过去,就这么过了2个小时左右吧,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没有时间观念了。只觉得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,泥就像麻糖一样黏着我们。”邰邦彬感叹。

经过艰难行进,他们终于撤退到留守地。此刻他们与第一救援小队也失去了联系,不停地用对讲机呼叫,对方始终没有回音。为防止突发山洪,留守地的所有人都转移到高处,继续等待。

“这时候我们突然看到几个人影,也是穿着我们的衣服。我们好高兴。然后他们也看到了我们,我们看到了他们。那种心情,那种激动……”邰邦彬的兴奋溢于言表。

第一救援小队成功营救21人,至此,整个救援队伍已经成功营救28人。队伍壮大了,责任和负担也随之成倍地加大。

过泥潭的时候,队员们把多功能担架拿下来,让几名队员先蹚到前面去,再扶老人坐上多功能担架,队员们用肩膀扛着传送担架。就这样,队员们把老人、妇女和体力比较差的人通过担架运送过了一个又一个泥潭。

此时天色已晚,救援队决定加快速度,避开危险路段,绕到黄瓜坡。

“当时我的鞋已经没有鞋跟了,只剩半个脚掌。教导员的鞋也一样。我们就在黄瓜坡那里稍作休整,打着电筒。有的队员脚上只有一只鞋,有的队员把脚拿出来,上面全是血泡。”邰邦彬说起当时的情形,心疼不已。

救援最终获得成功,整支队伍合影留念,经历大灾大难的队员满身泥污,但笑容灿烂。

“九死一生回来了,活着回来就是最大的奖励。”邰邦彬精神一振,又绽放出了笑容。

(中国应急管理报 张军丽 苏娟 毛祥松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责任编辑:刘丽萍

相关链接